师宗县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建筑物、构筑物倒塌造成他人损害的建设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2017-12-13 10:13:22 来源: 本站

建筑物、构筑物倒塌造成他人损害的建设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王某某、杨某某诉师宗县文化体育广播电视旅游局、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人民政府等建筑物、构筑物倒塌损害责任纠纷案 关键词:构建物、构筑物倒塌致人损害的赔偿责任主体及举证责任 相关法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一百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条、第六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二十六条、第八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 【案件索引】 1.一审:云南省师宗县人民法院(2015)师民初字第389号(2015年8月21日) 二审:云南省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曲中民终字第1457号(2015年12月22日) 2.案由:建筑物、构筑物倒塌损害责任纠纷 【基本案情】 2011年,被告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窝得村委会坡业村民小组经村民代表开会讨论在本村内实施文化体育设施演艺(民族演绎)台建设项目,该项目经被告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窝得村委会坡业村民小组村民代表会议讨论通过后,经被告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窝得村委会坡业村民小组逐级申请,后经师宗县高良财政所审查同意拨款50000元作为该项目建设的补助资金,该项目系云南省村级公益事业建设“一事一议”财政奖补项目。2012年春节前,在被告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窝得村委会、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窝得村委会坡业村民小组的召集下,由被告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窝得村委会坡业村民小组村民投工投劳完成该建设项目并投入使用(该建设项目补助资金50000元的经办人和收款人系被告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窝得村委会法定代表人苏某某)。2015年2月19日下午13时许,被告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窝得村委会坡业村民小组村民按民族习惯在该演艺台上举行表演活动时(该表演活动系坡业村民按照民族习俗每年农历正月初一均要举行的),二原告之女王某某(2012年4月29日生)在其爷爷王某某的带领下,站到正在表演节目的舞台背景墙处背靠背景墙(大砖墙)观看表演,一阵大风(不能确定是否属自然灾害)后该舞台背景墙倒塌,背靠背景墙的二原告之女王某某及其爷爷王某某也随舞台背景墙的倒塌而摔倒,二原告之女王某某在大砖背景墙倒塌的过程中死亡。现原告王某某、杨某某诉至本院,要求判令上述被告连带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226304元。 另查明,事发时,二原告在距离事发现场约100米处娱乐,未在事发现场,其幼女王某某系由原告王某某之父王某某带领,在王某某带领期间,其幼女王某某被王某某带至正在表演节目的舞台处,其背靠舞台大砖背景墙观看表演,在其观看表演时大砖背景墙倒塌发生本案。本案发生当天的娱乐活动系被告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窝得村委会、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窝得村委会坡业村民小组共同出资购买奖品按当地民族习俗组织的。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原告王某某、杨某某以书面的形式向本院撤回对被告师宗县文化体育广播电视旅游局的起诉。 还查明,本案二原告的起诉案由为“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经本院审理后认为,该案案由应认定为“建筑物、构筑物倒塌损害责任纠纷”。 【裁判要旨】 建筑物、构筑物的建设者、管理者、使用者对自己没有过错承担举证责任。 【法院裁判理由】 云南省师宗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公民的生命权受法律保护,侵害公民身体造成死亡的,应当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费用。在本案中,被告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窝得村委会、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窝得村委会坡业村民小组系本案发生时娱乐活动的组织者,且系该舞台的建设者和管理者,其在组织该活动前未对该舞台进行安全隐患排查,其作为该活动的组织者和舞台的建设者、管理者,其在组织该活动时疏于管理,未尽到相应的安全注意义务,其对本案的发生有一定的过错,其应承担其相应的民事责任(即40﹪的民事赔偿责任为宜)。二原告作为死者王某某的法定监护人,在事发时均未在现场,其将幼女王某某交由他人带领至正在表演节目的舞台,且背靠大砖背景墙,在风力等因素的影响下大砖背景墙倒塌致二原告之女王某某死亡,二原告作为法定监护人脱离对其女王某某的监护,其未尽到其应尽的监护责任系本案发生的根本原因,结合本案实际,应减轻被告的赔偿责任(即60%的民事责任为宜)。对二原告主张被告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虽因该案的发生给二原告在精神上和身体上造成一定的伤害和痛苦,但二原告未尽到其应尽的监护责任系本案发生的根本原因,故结合本案实际,二原告主张被告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对于二原告主张被告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人民政府对其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因被告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人民政府所提供的资金系“一事一议”财政奖补资金,该资金系在被告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窝得村委会坡业村民小组逐级申请后,经审查符合政策性条件给予的奖补资金,属政策性奖补资金,被告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人民政府的行为并无过错,故被告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人民政府对二原告不构成民事侵权,其在本案中不承担民事责任。对于二原告在审理过程中,以书面的形式向本院撤回对被告师宗县文化体育广播电视旅游局的起诉,属其对民事权利的处分,其行为不违反法律的相关规定,本院予以确认。综上,对二原告主张被告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窝得村委会、被告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窝得村委会坡业村民小组赔偿其各项经济损失的请求,其合理的部分,本院予以支持。 【裁判结果】 云南省师宗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一百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条、第六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二十六条、第八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一、由被告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窝得村委会、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窝得村委会坡业村民小组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连带赔偿原告王某某、杨某某因其女王某某死亡造成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共计人民币70521.60元(即176304元×40﹪); 二、驳回原告王某某、杨某某对被告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窝得村委会、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窝得村委会坡业村民小组的其他诉讼请求; 三、驳回原告王某某、杨某某对被告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人民政府的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原告原审原告王某某、杨翰林不服提起上诉 云南省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事实一致。 云南省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本案被上诉人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窝得村委会、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窝得村委会坡业村民小组系本案发生时娱乐活动的组织者,且系该舞台的建设者和管理者,在组织该活动前未对该舞台进行安全隐患排查,在组织该活动时疏于管理,未尽到相应的安全注意义务,其对本案的发生有一定的过错,一审认定由其承担40%的责任并无不当。上诉人作为法定监护人,未尽到其应尽的监护责任系本案发生的根本原因,故其主张由被上诉人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以及自身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的请求不予支持。被上诉人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人民政府并不是该建筑物的建设单位、管理者和组织者,其行为并无不当,故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人民政府在本案中不应承担民事责任。上诉人的上诉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不予支持。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实体处理恰当,应予维持。故驳回上诉人的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注解】 本案的处理重点在于构建物、构筑物倒塌损害赔偿责任主体及举证责任的理解。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26条规定:“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无、悬挂物倒塌、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的,他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四)项规定“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物悬挂物发生倒塌、脱落、坠落致人损害的侵权诉讼,由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对其无过错承担举证责任。”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86条的规定。可见,该类案件适用的是过错责任推定原则。本案中,被告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窝得村委会、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窝得村委会坡业村民小组系本案发生时娱乐活动的组织者,且系该舞台的建设者和管理者,其在组织该活动前未对该舞台进行安全隐患排查,其作为该活动的组织者和舞台的建设者、管理者,其在组织该活动时疏于管理,未尽到相应的安全注意义务,其因未举证证明对本案发生无过错,对本案的发生有一定的过错,其应承担其相应的民事责任(即40﹪的民事赔偿责任为宜)。二原告未尽到其应尽的监护责任系本案发生的根本原因,故其主张由被上诉人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以及自身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的请求不予支持。故一审法院做出判决后,二审予以维持。 编写人 云南省师宗县人民法院 段某某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