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宗县人民法院 > 审判流程

正文

行政诉讼中第三人的上诉权

2016-12-27 17:12:53 来源: 师宗法院

 行政诉讼第三人属于当事人范畴,是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而以自己的名义参加诉讼,受人民法院裁判并拘束的诉讼主体。在诉讼中,行政诉讼第三人具有独立的诉讼地位,享有行政诉讼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义务,如依法享有委托诉讼代理人、申请回避、提供证据、查阅诉讼材料、进行辩论、撤诉、上诉等诉讼权利,并履行依法行使诉讼权利、遵守诉讼程序等义务。这是第三人在诉讼中适用程序与原、被告的相同点。 

第三人参加诉讼可以有两种途径,既可由第三人自由申请诉讼,也可以由人民法院通知参加诉讼。对人民法院来说,属于必须参加诉讼的第三人,人民法院有权利也有义务应当通知其参加诉讼,否则以遗漏诉讼主体违反法定程序论,裁判结果违法。

行政诉讼中,以第三人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利害关系为标准,可以参加行政诉讼的第三人有:

1. 权利关系第三人,是指由于其权利受到了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不利益处分的消极影响,参加到行政诉讼中来,提出自己独立诉讼主张的个人、组织。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形:治安行政处罚案件中的受害人、被行政主体处罚的一方;行政处罚案件中的共同被处罚人;行政确权案件中没有被确定为权利主体的权属争议人;行政处罚案件中被处罚的利益波及人;行政许可(一般为排他性行政许可)案件中的未起诉的许可争议人;行政合同被行政主体单方解除或变更的受到不利影响的利益波及人;被征收或征用的人之外对征收、征用行为主张权利的他人;其他受到不利益处分消极影响的其他人。

权利关系第三人,可以对行政诉讼所争议的标的提出独立的实体权利主张。在诉前同原告一样,享有起诉权。他参加到诉讼中来,仍然享有原告的法律地位。他可分别以被告、原告为被告,也可以将原、被告一并作为被告。实际上,他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以独立的实体权利人的资格,向人民法院提起了一个新的诉讼。此种情况下,他享有原告的诉讼权利和义务。他以起诉的方式参加诉讼,不愿意参加诉讼时,人民法院不能强制。参加诉讼后,他可以“撤诉”,即放弃参加本诉的权利,另行起诉或不起诉,他的撤诉也分为自愿申请撤诉和视为撤诉两种。他以原告的身份参加诉讼,但无权提起管辖权异议。

2. 义务关系第三人,是指由于其权利受到了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授益处分的积极影响,或者参与了不利益具体行政行为,而未被列为被告或不具备被告资格,参加到行政诉讼中来,提出自己独立诉讼主张的个人、组织。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形: 1、行政确权案件中被确定为权利主体的一方;行政许可(一般为排他性行政许可)案件中的许可权利人;行政主体征收、征用土地中获得土地使用权的建设、使用单位;行政处罚案件中与行政主体协作的政党组织、行业协会;行政委托关系中的受委托组织;行政强制执行案件中未被列为被告的一方;行政复议案件中作出原具体行政行为的行政主体(复议机关改变原具体行政行为);其他受到具体行政行为授益处分积极影响的个人、组织或参与了对原告作出不利益行为的个人、组织。

义务关系第三人相当于被告。他在诉讼中的法律地位与被告有些类似。尤其是当行政主体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被确认为违法时,他可能相应地被判决承担某种实体性义务,即被剥夺、丧失或减少某种实体性权利。所以,他提出的诉讼主张必然表现为支持被告主张,而反对原告主张。他有权充分陈述自己的意见,也有权提供证据,进行辩论。因为参加行政诉讼为其义务,故其无权提出管辖权异议,也不能申请撤诉。如果人民法院经两次合法传唤,他仍拒绝参加诉讼,将可能承担败诉的后果,或者被缺席判决承担义务。只要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被判决违法或撤销,获得、增加利益或行为资格的第三人的利益将被取消,其实就等于承担了实体义务。故被判决承担实体义务的义务关系第三人,当然享有上诉权。

3. 事实关系第三人,是指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有某种牵连,为了便于查清事实,分清责任,由人民法院通知参加到行政诉讼中来,并提出自己独立诉讼主张的个人、组织。它包括以下几种情形: 两个有牵连关系的处罚案件中另一案件的被处罚人;两个行政主体对同一相对方作出相互矛盾的行政决定时的另一批准机关;一个行政主体越权行使时的被越权的行政主体。

事实关系第三人,当事人地位上的“证人”。虽然判决结果可能对此类第三人有预决性的意义,但他在诉讼中的作用更像一个证人。他无权提起管辖权异议,一般也不会被判决承担实体性义务。其通常不会被判决承担实体性义务,因此一般不享有上诉权。

行政诉讼第三人虽然具备当事人的主体资格,依法享有 当事人的法定诉讼权利,但毕竟第三人与原、被告的主体资格特征和诉讼地位性有所区别,因而在诉讼权利上应该有所不同。

如何判断行政诉讼中的第三人是否享有上诉权?

除了按以上利害关系标准分清该第三人属于哪类第三人外,可根据人民法院一审裁决是否涉及第三人的法律上的权利义务关系来判定。如人民法院判决维持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实质上根本没有改变具体行政行为为该第三人设定的权利义务,否决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即使该第三人为义务关系第三人,针对该裁决,该第三人也无权提起上诉。土地权属争议案件中的权属归属人、房产登记案件中的登记权属人、土地登记案件中的权属被登记人等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如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被维持,该类第三人当然无上诉权。反之,如人民法院的裁决撤销该具体行政行为,已经改变了具体行政行为为该第三人设定的权利义务,该第三人应当同原、被告同样享有上诉权。例如:柏某诉县政府撤销国有土地使用权证纠纷一案,县政府于2002年5月颁发给柏某国有土地使用权证,柏某依法享有县城文笔大道一宗土地的使用权。后柏某的该宗土地通过文件形式被县政府征收了163.8平方米。2010年6月1日,县政府又将该宗土地出让给杨某,并颁给杨某国有土地使用权证。柏某要求撤销杨某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该案中,柏某作为原告起诉,杨某是该国有土地使用权证的权属归属人,属于义务关系第三人,在有可能丧失或减少某种实体性权利的情况下,依法享有上诉权。

行政诉讼在新时期彰显出复杂化的趋势,行政诉讼当事人尤其是行政诉讼第三人更是难点热点问题。在审判实践中应认真分析,准确认定,切实保障第三人的诉讼权利和实体权益,真正确保审判程序合法、实体处理正确。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